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登录/ 免费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用户中心

请输入您注册的用户名以取得您的密码提示问题。
用户名

© 2005-2019 记得那时年三十全年饭之后,也是父亲最忙的时候,他要去村里的小卖部购买香烧纸和鞭炮,回家后把烧纸统一裁剪成课本书那么大厚厚的一沓,然后从柜子里找出一张暂新的五十元面额的人民币,用双手在烧纸上连续平整地按六次。父亲那时说,快过年了,这寓意就是送给自己已逝的亲人,让他们给自己购买自己需要的东西,以寄托后人的哀思。黄昏时分,我便挑着灯笼尾随父亲去上祖坟祭拜,按当地风俗,家里的女性是不能去上祖坟的。我家的祖坟,就在屋后面的山林里。每到一关坟前,父亲都要给我介绍这是某某祖先的坟地,和我是什么关系,再三叮咛我们必须牢记。每一关坟前父亲都要点烛焚香烧纸放鞭炮,口中还念念有词,我们就跟着磕头跪拜以表忠心。记得那时祖坟祭拜最麻烦事情就是送灯这个环节,茫茫夜色,瑟瑟寒风中,为了给坟头灯做支架,经常要在坟地里找寻小树枝,每四个小树枝要插在坟头,围成一个正方形。正方形的边长是很有讲究的,要依据纸糊的灯罩大小而定,边长太小了会导致灯罩套上去后固定不稳,不但会被风吹走,而且会有被烧着的危险,边长太大了会导致灯罩装不上去,所以经常为了这些细节问题,在坟头要耽误很多时间。祭拜完祖坟往山下走,回头再一看山上,到处繁灯点点,烟火袅袅升腾,也把我们对远在天堂亲人的哀思带向了远方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